• <xmp id="aaaaa"><table id="aaaaa"></table>
  • 首頁 新聞動態 監督縱橫 代表工作 決議決定 選舉任免 一府一委兩院 機構設置 領導講話 理論調研 履職平臺
     
      您現在的位置: 巴中人大網 > 文藝園地 > 正文
     
    黃豆黃了
    作者:李先國  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  點擊數:18297  更新時間:2021-10-19  【字體:

        十月初,正是秋風乍起的時節。周末,母親從老家打來電話,說黃豆黃了,可以收了。

        父親去世十年了,七十多歲的母親,一個人生活在老家。父親去世的當初幾年,母親把她自己和在外邊打工的兄弟家的共五個人的土地全都“承包”過來種了莊稼,還喂了兩頭大肥獵,十多只雞。那時的母親,身體還算可以,我們雖然一再勸她少種點,可她就是不聽。那時,她有三個想法,一是種了一輩子莊稼,覺得土地荒蕪了,可惜了。二是父親不在了,她要撐點“志氣”,把莊稼做出來,在左鄰右舍面前有“面子”。三是用她的話說,要做才會有,自己有吃的是“硬扎”的,不會去向別人借和要。其實還有一個最根本的原因,那就是我們每次回老家,她能有東西拿給我們,臘肉、米面、花生、南瓜、青菜等,幾乎都能拿得出來?吹轿覀兡昧怂o的東西,她心里高興。后來,她見我及家人最喜歡吃農村用黃豆現打磨的活豆腐和臘豆腐干,就開始多種黃豆?此龑嵲谔量,我就說,黃豆黃了就給我打電話,我們回來和您一起收。

        接到電話,我帶上家人,趕回老家。老家離城不遠,近年來鄉村公路修好了,四米五寬的水泥路直通老家屋后,四十分鐘路程。車行一路,雖然已是深秋季節,可兩邊依然綠樹成蔭,偶有幾只小松鼠從樹林中竄出來,在路中間搖著長長的尾巴,一副天真悠閑的樣子,一點也不怕車輛行人。老家屋后的樹木很茂密,小路兩邊盡是一尺多深的雜草,還有些刺。這是小時侯赤腳走過的路,那時路上碎石很多,常把腳板磕得很痛,現在已經泥沙聚集,軟綿綿的,我們小心走著。聽到車響,母親從屋里出來,叮嚀我們不要摔倒了,不要被刺把衣服劃爛了。

        母親肩上背著一個大大的背篼,拿著鐮刀,我們就直接隨她到了種黃豆的田里。這是一塊土質較好的良田,是當年包產到戶時就分給我們家的。是這塊田年年打的稻谷養育了我們全家,我背著田里產的大米走進學校,走到參加工作的那一天。不想今年被母親全作為旱地種上了黃豆。

        一地黃豆,橫豎成行,錯落有致,長長的豆梢,上面結滿密密的豆角,淡黃色的葉片稀疏地掛在枝頭,在秋風中搖曳。

        站立田頭,我的心一陣顫動。這是一田成熟的黃豆,更是一幅風景畫,一幅具有質樸淡雅品質又有動感藝術色彩的風景畫。這樣的畫,母親一生描繪了很多,但這一幅,給我的感覺最直觀、清晰和親切。

        “你媽今年種的黃豆結得多,這鄰近的就數她種的好,她在家里苦!痹诟浇鼊谧鞯拇謇锶苏f道!安煌,種黃豆不費事,黃豆米撒下后自己就長!蹦赣H回應道。母親雖這樣說,但我心里是明白的,平地、播種、澆灌、排水、除草、扶枝,哪一項工序少得了呢?辛苦那是肯定的。何況除了這半畝多一大田黃豆外,還有一些坡地,都被她種上了黃豆,中間還套種有豇豆、南瓜、絲瓜等。俗話說,一滴汗水一顆糧,母親不知流過多少汗水。

        下到田里,我們開始割黃豆。由于年邁的母親并沒有“偷懶”,雜亂無章地播種,黃豆的路數很整齊,且明顯在大雨大風過后一苗苗一枝枝地扶過,所以兩尺多深的枝蔓基本都是直立的,收割起來不用再去理枝,毫不費力。用手抓住一叢,用鐮刀齊根使勁一割,順手堆碼好。應了那句“人多好干活”的話,兩個小時后,一田黃豆梢就全部收割完畢。我們就背的背,抱的抱,把田里的黃豆梢全都收回了家,堆碼在老屋的街院上,長三間正房的街院堆得密匝匝的。

        “有些黃豆已經干殼了,我們幫著打些吧?”我對母親說!安挥,你們休息你們的,改天我一個人慢慢打!蹦赣H也許是怕我們累了,趕緊說!澳悄阋粋人要打好久,何況你腿又不好,我們一起回來了,還是幫著打些少些!倍碌呐畠阂舱f。母親還是不允,我們只好作罷。

        因為有其他事,吃過午飯我們就準備回城了,臨走時,望著街院上堆得滿滿的黃豆梢,我的心里很沉重。就這樣走了,母親不知還要忙活多久?牲S豆梢還沒有干,我們又不能呆在老家幫她做!澳銈儾灰紤],我一個人慢慢做!蹦赣H送我們上車時,還一個勁地說。清冷的風中,母親話語堅定,但分明已缺少力氣。

        后來,給母親打過幾次電話,問她黃豆打完了沒有,她說打了一些,由于下雨,不能鋪在院壩里用梿枷打,她就用手一枝枝地撕豆角,再一顆顆地剝。后來我才知道,整個秋冬季節的晚上,夜籟寂靜,母親就這樣,一個人坐在昏暗的電燈下,用布滿老繭的手,一枝枝、一顆顆地剝著黃豆,陪伴她的,只有一只狗,一只貓,七八只雞,老屋前后茂密的樹,和她種在地里被冰霜覆蓋的寒冷的冬菜。

        這期間,我回去過兩次,和她一起剝黃豆;厝サ耐砩,母親很高興,剝黃豆的速度很快,一晚上居然剝了大半筲箕黃豆。淡黃色的黃豆在她的手中,似一顆顆晶瑩的珍珠,又似一雙雙黑夜中的眼睛,默默凝望著白發蒼蒼的母親,凝望著寂寞而殷實的鄉村。

        過年的時候,母親給我們兄弟每人做了一箱臘豆腐干,還有一箱活豆腐。她自己也做了一箱,其實她牙齒已經很老化,吃不動煙熏得很干的豆腐干,除了給遠在千里之外打工的其他兒女托人帶去了一些外,其余的都留在家里。我們每次回老家的時候,必定有一道菜——臘豆腐干?粗覀兂缘孟闾,她布滿皺紋的臉上,充滿笑意。


     
    責任編輯:趙越 審核:唐培峻

    關閉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 
    主辦:四川省巴中市人大常委會 地址:巴中市江北濱河北路西段58號
    網站維護:巴中市人大常委會辦公室 聯系電話:0827-5263771
    蜀ICP備07004332號
    欲女精品导航,真实国产乱子伦视频对白,国产第一福利136视频导航
  • <xmp id="aaaaa"><table id="aaaaa"></table>